撩错夫君后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南珠珍贵, 连小儿都知。而她手上那串南珠颗颗都有食指指甲盖大小, 每一颗都圆润泛着柔和的光泽,阳光一照还有彩虹般的晕彩。

  这无疑是顶级的南珠, 即便是宫里最得宠的娘娘,恐怕也就那么一串吧。

  苏眉惊讶地抬着手腕看,眼中倒映着珠子散发七彩光晕,震惊反倒多过于惊喜了。

  但在林以安心里, 对这珠串却不太满意地。

  “让柳四找了不少, 一开始是穿成能佩戴的长珠链, 可我仔细一看,发现里头多是南珠中的次品。就挑出这几颗好的,给你串成了手串。”

  他说着,也不知是愧疚还是遗憾没能给她最好的, 叹了口气。

  “你、你你你败家!”苏眉在他话落后一蹦三尺高, 还把慌忙把珠串脱下来, 然后在他不解中在房间里没头苍蝇一样乱转,“紫葵, 快快, 找盒子, 下头垫上最好的缎子,我要把它收起来。可别刮着碰着了!”

  她要把珠子给收起来, 林以安反倒诧异了,在她经过身边时手一捞,见人拽住拉到跟前“别忙活了, 刮着碰着,我再给你找就是。”

  “不!这不单单因为它是珍贵的南珠,它还是你送我的定情信物,我舍不得让它碰坏一点儿!”

  苏眉很认真捧着那珠串,他在定情信物四字中一愣,旋即低低地笑,是被她的话取悦了。

  林以安心头暖暖的,暖得发甜。

  他拉着她,郑重地,把珠串再重新套进她的手腕上。

  珍珠的荧光与她肌肤相映衬,恰似三月梨花雪,配着她一袭明艳的柿子红襦裙,是这人间最美的芳菲。

  林以安眸光在她纤细的手腕停顿片刻,忙收回被吸引的心神,抿嘴微微一笑后说道“既然如此重要,又是定情信物,收起来才显得它无用。你若真喜欢,就常佩戴着,就当睹物思人……也好比那鬼画符强。”

  他平素内敛稳重惯了,说这番话时免不得带了些赧然,连耳根都在发烫。

  苏眉见多了他无奈的模样,如今这种明明白白的单纯情动,让她心里越发欢喜了。

  她的夫君多好啊,连说个情话都害羞,可真叫人要稀罕到心坎里去。

  她忽地就扑到他身上,勾着

  他脖子,与他额头相抵“以安哥哥说得是,定情信物就该随身戴着。”

  她一句哥哥喊得他连脸都染上绯红,不自在偏过头咳嗽道“快些下来,成何体统,我似乎还染了风寒,别给你传上了。”

  可她黏上了就跟出锅久了又遇水的糯米团,就那么粘着他别想扒下来了,还晃着他左摇右摆地说“那我更要挨着你了,夫妻一体,有难同当!”

  晃动的动作实在是不雅,还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暧|昧。林以安呼吸有些乱,忙拉住她胳膊让她停下,然后挪动身子让了一半的位置给她坐着。

  “姑娘家的,矜持一些。”

  他将她缠在自己襟扣前的长发细心地分离出来,全给她拨到脑后。

  苏眉心里想着,她就不。

  夫君总跟入定的老僧一般,她若是再矜持,两人猴年马月才能真正煮成一锅饭?!

  她非要撩拨得他不能自持,让他彻底从了自己,那样她就高枕无忧了!

  小姑娘心里算盘打得啪啪啪作响,林以安见她不说话,余光一扫,正好见到她眼冒精光。

  他心里咯噔一下。

  这小丫头肯定又在想什么稀奇古怪的事!

  接下来林以安便知道了,她一会说耳坠子掉了,问他是不是落身上被衣裳勾住,在他跟前又是撩袖子,又是抖裙子,还非要他帮忙找。

  一会儿又说绣鞋进沙子了,不舒服,蹬了鞋子,向上回一样把脚搁他身前,还大胆的用那双玲珑小足勾他。

  林以安被她撩得连呼吸都快停顿了,实在是受不住她这种折磨,沉沉地喊了她一声“眉眉。”

  “夫君怎么了,是不是累了。这步辇太小了,要不到我那长榻上去吧,你坐一边,我坐一边,还宽敞。”

  苏眉笑得灿烂,青葱似地指头朝前头那张梨花木长榻指过去,一派天真的模样。

  林以安看着那张榻,眯了眯眼。忽地,他手指缠上了她的手腕,将她人往怀里一拉,低头在她发间落下一吻。

  “眉眉,我真欺负了你,你就该哭了。”

  她耳边是他胸腔里剧烈的心跳声,还有他说话时发出的低低震动声。

  两道声音混合在一块,让她也跟着心跳剧烈,莫名的。她能察觉到这个时候的他很危险,可

  又让人想要深陷进去的魅力。

  她就要去圈他的腰,“你不欺负我,我才想哭,得担心你是不是在外头有大圆瓜了。”

  林以安用着极大制止力才没能乱了礼法,却被她一句话给闹得笑了,整个人因此也轻松下来。

  把她偷偷摸到自己身后的手一抓,将人推回原位“有你哭的时候,现在老实坐好了,我有话跟你说。”

  来到她这儿温存了半日,险些被勾得魂都丢了,正事也差点忘在脑后。林以安在心里狠狠鄙夷了自己一番,开始跟她说端午的事。

  吴子森因此也被喊了过来,见到两人亲密坐一块,那醋缸子都翻了“我总算知道你把我的人都派出府去是为什么了,你这是好方便会人呢?!”

  苏眉被戳穿算计,装傻充愣地眨眨眼“表哥你说什么,不是你的人比较厉害探听什么的,也是你自己拍胸口说外头的事都交给你,你怎么反倒来怪我污蔑我。你良心不会痛吗?

  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就她那样的,吴子森差点被气歪鼻子。

  究竟谁良心不会痛?!

  表兄妹还是往常那样,一个总是被另外一个死死压制着,林以安在边上低低地笑,惹得吴子森一记冷眼“林以安,你还笑,你良心不会痛吗?!”

  林以安很不给面子地笑得更大声。

  等再从苏家出来时,他就揉着肚子笑不出来了。

  苏眉真把那些红豆先煮成一锅粥,说这样还有些盼头,不然看着一层一层积累的豆子,就感觉自己被抛弃了一般难过。

  小姑娘的感情纯净而炽烈,林以安身陷其中,在出了苏家大门后,免不得还是心底生了些许的惶惶。

  苏眉屋里灯火明亮,表兄妹俩坐在明间,她眉宇间少了在林以安身边时那种娇憨,而是蹙着眉尖神色严肃。

  “表哥,我们家握着的那点兵权就如此重要吗?我怎么跟个香馍馍似的,谁都想揣兜里?”

  吴子森静静听着他的话,神色亦沉沉,低声说“表妹以前比我更明白呢。”

  不然她不会小小年纪就比任何人都端庄内敛,谨言慎行,轻易也不见外人,怕的不就是被人利用,要卷入朝堂是非,连累父兄。

  说到以前,苏眉神色越发严肃,连唇线都

  抿得笔直。

  那些涌上她脑海的碎片记忆里,她确实时刻端庄,唯一一次出格的,便是扒林以安那身孝服。

  “表哥,当日你也会去对吧。”苏眉忽然问。

  吴子森就显出难为来,她一眼看去,懂了。

  他未必能去,因为吴家如今还没有起复,没有回朝堂,跟着她到端午宴去势必对吴家要造成不好的影响。

  她便说道“表哥,我明白的。我一个人能行,会有护卫和丫鬟,而且夫君也会在场对不对。他已经安排好了,我不害怕,我不能让外祖父和舅舅跟着涉险,那样我就是吴家的罪人了。”

  吴子森忙说道“我已经给家里长辈去信了,是因为事关重大,我不能贸然行事,所以要先请示长辈。表妹放心,那一日,我肯定能在你身边!”

  苏眉还是坚定地摇了摇头,“如若父亲和兄长在,他们肯定也不会愿意吴家为我涉险,即便外祖父同意了,他也不会同意!即便外祖父同意,我也不会让你跟着我。”

  不过片刻,软团子一般的姑娘家仿佛就年长了好几岁似,吴子森陷入一阵深深的无力感。

  皇权之下,那种挣扎不得的窒息感,他们真的宛如待宰的羔羊一样。

  离端午也就过十日的时间了,苏眉每日都跟着紫葵学规矩,把以前忘记的慢慢都给捡起来。贵人跟前,不能有一丝错误,即便她心里抗拒,但也做好了会被皇后喊到身边的准备。

  她每日都紧绷着,事事尽量做到最好,有时累得晚上一沾着枕头就睡到天亮。

  有时睡下还会梦见那些所谓的前世今生,几乎都是她和林以安相处的种种,在这种梦中醒来,她就会抱着被子想。

  怎么她家夫君总是很正经,是不是她不够努力,所以在那个时候两人一个喊三叔,一个喊三姑娘。

  那么忙忙碌碌,连相思都不那么苦了,不时收到他的来信,就会高兴得可以抱着信读一天。唯一不满地是,林以安自打那日之后就没有再出现过。

  苏眉忙碌,林以安亦没有闲着。自打见过苏眉后,每日都艰难地坐着为双腿恢复行走能力的锻炼,时常疼得汗如雨下,夜里都因为疼痛无法入眠。

  卫国公寻来的神医亦真是有本事的,

  本来他要瞒着已经能站立的事,神医却是一眼看穿。

  可那神医并没有把此事告诉卫国公,而是暗中帮着他慢慢调养。

  按神医的话说就是,医者,尊重患者本意也是医德之一。只要患者不愿意,他就没有必要对谁去说什么。

  神医品行高洁,林以安反倒羞愧自己先前过多的猜忌。时间一久,两人颇有要成为忘年之交的势头,不时还会坐下一块儿讨论医术。

  卫国公那头被瞒得死死的,三四日就跑一趟来探望。父子俩也不多说其他,卫国公有意引导小儿子入仕,说得也都是朝堂里的事,林以安几乎都是静静听着不发表意见。

  他沉得住气,不泄露自己一定点儿的情绪,卫国公也能沉住气,坚持地来。

  卫国公相信坚持不懈还是能打开小儿子的心扉,缓和父子间的紧张气氛。

  林家长房二房都冷眼看着卫国公频频到林以安的院子去,看着平素都被下人无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撩错夫君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鸿钧弟子修真传只为原作者谨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谨鸢并收藏撩错夫君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