撩错夫君后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祭好五脏庙,铺子里的事结束, 苏眉就觉得再呆在酒楼也没有什么意思。

  她偏头去看了眼街上的车水马龙, 食指沾了茶水,百无聊赖地在桌面胡乱写字。

  林以安漱过口, 抬头就见她一手支着下巴,一手在桌子上写写画画,眼尾还带着方才羞臊过后的一抹红晕, 恬静又娇媚。

  刚才他认真考虑过如何搞定岳父这个事, 多半还是得等到明年,他有功名在身,才有脸去提亲。

  还有近一年时光,想想都是挠心挠肺的难熬。

  而且一年里又会遇到什么变故,无法预估。前儿柳四还跑他跟前说前方战事一触即发, 这次对方决计不是小打小闹, 忠义侯多半一两年都不能回京城, 所以他连接触人的机会都没有。

  也不知苏临回到军营, 对父亲究竟怎么说的他。

  想要把小姑娘顺顺利利娶回家,真是比扶持太子顺利登基还难。

  林以安暗暗叹一声,见她还在无聊的写字, 先把那些烦心事袍在脑后,当下还是多珍惜和她在一块的机会吧。

  “眉眉还记得我答应带你上街买话本的事吗?择日不如撞日,这会书画铺子也营业了,你要去吗?”

  他抬着眸,带着期望地看她。

  苏眉手指上正无意识地在桌面上写了两横和一撇, 被他一喊,盯着那个快成形的字心跳得厉害,立刻一阵乱涂,把字迹彻底给抹掉了。

  “好、好啊!”她紧张地应道。

  要不是他出声,她估计已经把夫君两字给写出来了。

  她刚才究竟在想什么?!

  苏眉的动作没有瞒过林以安,只是他再看桌面的字,已经看不出样儿,暗暗猜测她写了什么,怎么一副心虚的模样。

  两人都站起身,苏眉这才想起来问他“你怎么没坐步辇了,腿不疼了吗?”

  林以安松开扶着桌子的手说“疼啊,用那个不方便,还容易叫人认出我。到时传出去,于你不好。”

  苏眉嘴里说了句逞强,手已经搭过去,扶着他胳膊“你慢些。”

  林以安心间温暖,嘴角的笑越发温柔。

  紫葵还是把她的帷帽给戴上,看着两人相互搀扶着慢慢下楼。

  林以安看了眼热闹的街道,

  在她耳边说“你那马车太显眼了,到我那儿去吧,将就着挤一挤。”

  她心里就想,究竟是马车显眼呢,还是他想和她挤一挤?

  不过,她倒挺乐意跟他挤的。

  “那你不许再翻旧账。”苏眉低低地说,耳垂又开始发烫了。

  林以安低笑,满嘴应下。

  他出门用的马车就在侧边的巷子里,石头一直在那儿守着,刚吃完两个大包子,见到他们过来忙拿帕子擦干净手。

  “姑娘好!我们是要上哪儿?”

  他跳下车辕,朝苏眉弯腰见礼,见到她十分高兴的模样。

  其实不过那么两三日不见,苏眉也莫名觉得亲切,帷帽下遮挡的面容上是满满的笑意。

  “去书斋。”她自然地就接上话。

  林以安在边上笑意越发的深,就喜欢她这样大大方方的,不分你我,比腻在一块儿都亲近。

  两人前后上了车,苏眉让紫葵和护卫先赶到附近找地方歇脚,准备就单独和林以安相处。

  其实她还是有些不死心,想跟他说说自己前世听闻的一些事,朝堂的,边陲的,各州府的……她正琢磨着怎么开口,马车忽然颠了一下,上回马车侧翻的恐惧浮上心头,下意识就要去先抓住东西。

  林以安比她动作更快,胳膊一伸,将人捞到身前,低头便见她花容失色,一张脸惨白惨白的。

  石头的声音此时传进来“姑娘没事吧,窜出来一条狗,还有……”

  他话还没说完,苏眉似听见有鸭子的叫声,然后是狗嗷呜嗷呜的惨叫,街上的路人笑声四起。

  她听得好奇,缓缓神,林以安用折扇去撩开一角,她顺着缝隙往外看,正好见到一个雪白飞扑起来的身影。

  那不是鸭子,居然是只大白鹅!

  在追着狗拼命的啄,啄得那只大黄狗上窜下跳,几回都要跳到石头身上去,马车是这样被逼停的。

  大黄狗被追得渐渐跑远了,后头还有人气喘吁吁跟着跑,也不知是大黄狗的主人,还是那只大白鹅的主人。

  她看得目瞪口呆,林以安见她那模样就知道她在想什么,跟她说道“乡下里很多人都会养鹅,既能看家,还能卖个好价钱。”

  “它居然比狗还凶啊!”

  等到动静彻底听不见了,苏

  眉才惊叹一声。

  她眼睛瞪得溜圆,那惊奇的表情太可爱了,林以安没忍住将人又往怀里拥了拥“可不是,改天我让人找个快孵出来的鹅蛋,你从小养着,就只认你。”

  他身上的温度包裹着她,苏眉脸颊升温,垂眸一看,发现他绕着自己肩的手握成拳。一会儿想往前伸,一会儿想搭她肩头上,似乎无处安放。她再细细看两人现在的姿势,说是拥着她,其实不过就是他胳膊弯着搭着她往前倾,她整个人的重心是靠着他臂膀的,两人身前还能放下半臂的距离!

  林三叔真是……明明恨不得跟她亲近,又还时刻保持着距离,再暧昧也不敢越礼法。

  这样的公子,任何姑娘家都会动心吧。

  她想得赧然,石头再驱车,车轮发出沉闷的转动声,传来微微的颠簸。她顺势哎哟地喊一声,往他身上再靠过去,拉近了两人的距离。

  林以安猛地吸了一口气,无处安放的手更是僵在半空不敢动了。

  而他怀里的苏眉红着脸,却在无声地,吃吃地笑,眼里有小小的得意。

  不用嘴上讨个胜负,她知道了让林三叔兵败如山倒的诀窍。

  林以安就那么艰难的维持了一路,半个身子都麻,听到书斋到了,他莫名松一口气。

  果然,最难消受的就是美人恩。

  苏眉在他怀里靠了这许久,反倒把自己弄得更不好意思,马车一停稳,抓过帷帽戴上自己就先跳下车去。

  林以安紧跟随后,听到有人惊喜地喊了声“三……妹妹。”

  陌生的,少年人的声音。

  他正要露面,想看看是谁,结果被一双白净的手快速往车里一推。

  林以安措手不及,被推得直接坐倒,吸了口凉气。

  外边的苏眉紧张地看着陈家兄妹,笑得干巴巴道“淼姐姐,陈哥哥,好巧啊——”

  林以安一听对方的名姓,心里冷笑。

  方才还靠着他,跟自己你侬我侬呢,这会就跟别人哥哥长妹妹短了,还把他推了回来!

  陈淼淼刚才分明还看见车里好像有人要出来,穿着男儿的衣裳,可这会走近却不见人,见礼后奇道“是吴世子也在吗?”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撩错夫君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鸿钧弟子修真传只为原作者谨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谨鸢并收藏撩错夫君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