撩错夫君后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好好一场午饭,被白玉汤给搅和得苏眉和林以安两人都只埋头吃饭, 尴尬得即便相互布菜也一句言语交流都没有。

  吴子森根本没察觉两人间的尴尬, 想起先前苏眉爱喝这个汤, 连着给她盛了两碗。

  她含泪全喝了, 还得装作若无其事说谢谢表哥。

  酒饱饭足,重新蹬上马车,苏眉真觉得自己是又死了一遭才活过来。此时就该和林以安道别了, 她趴在车窗那边瞧他的青蓬马车,果然见他坐好后也撩开帘子。

  两人隔着窗格子相视, 她眨眨眼,朝他忽地露出笑“三叔回家要好好保重身子, 若有什么,你派人送信给我。我若有事,也喊秦叔稍给你。”

  林以安听着她不用敬称, 心情越发轻松, 这就代表这彼此的关系更近一步,她已经不全是把自己当恩人对待了。

  他眼底笑意涌动, 点点头,想说什么, 可又觉得似乎没有什么重要的要说的。

  “眉眉。”他就喊了她一声。

  她嗳了一声回应,认真等他下文,结果就只见他温柔的笑着,目光专注又缱绻,看得她一阵心跳。

  “你要没别的事, 我就回了啊……”

  她有些不好意思,语调软糯,娇嗔一般,听得林以安心尖都酥了。

  他满足地笑“回吧,等你空了,我们再去净明寺。”

  她又嗳地应声,缓缓放下帘子,才放到一半,又撩起来,朝他喊“十五吧。”

  他一愣,很快明悟过来她说的是相约的日子,再看向她的一双凤眸亮极了。

  “那……我们到时还在城门处见。”

  他的目光仿佛带着烫人的温度,她瑟缩了一下,慌乱点头,快速放下帘子。

  吴子森见两人终于说够了,扬鞭打马,率先领在前头开路。

  苏眉的马车远去,林以安在巷子内目送,直到她离开大约半刻钟后才吩咐石头回府。

  苏眉吃饭耽搁了不少时间,就把杜氏晾在府里干等,越等越着急,连午饭都没传,要把这个‘慈母’装个彻底。

  在杜氏肚子里不知道打了几回鼓的时候,外头终于传来急促的步伐声,她一个激灵站起来,不等人到跟前便问道“是不是三姑娘回来了!”

  跑得

  气喘吁吁的婆子说是“吴家表少爷也跟着来了,应该是要小住。”

  吴子森也跟着来了,杜氏头皮更是发麻。

  自己把柄在别人手里,即便女儿可能要一跃嫁入皇家,她亦在苏眉跟前气短。

  “快快,跟我去迎表少爷和姑娘。”杜氏争强好胜的心霎时被打压掉一半,准备亲自去探探。

  她一路走出垂花门没见着人,焦急继续往前赶,结果还是没有遇到苏眉表兄妹,一问之下才知道她抄了近路回院子。

  赶得脚酸的杜氏脸色铁青,满头满脸的站在大太阳下,狼狈极了,连下人看她的眼神都变得古怪。

  她心里的怕意就被恨意给遮盖了不少,气得咬牙切齿,暗骂了一句。

  ——那个不知好歹的疯子!

  那头,苏眉回到自己院子刚坐下,看着婆子们卸下箱笼的紫葵亦回来了,一脸解气地和她说“姑娘是没瞧见继夫人在前头气得直跺脚的模样,连妆都晒花了,好不狼狈!她真有心迎姑娘,又怎么会等姑娘进府了再赶出来迎,这下自己给自己个没脸了吧!”

  苏眉闻言并不意外“她就是那个性子,恐怕被表哥和三叔上回整治得不轻,心里又怕又恨。不理会她,我回来只是不想叫苏沁闹出什么事,怕她丢了苏家的脸,让人多盯着苏沁就是。”

  母女俩带来的破事惹人心烦,而且事情闹得整个京城都沸沸扬扬的,苏沁又失了清白,进王府的事,只能顺势而行了。

  父亲不在家,杜氏心里恐怕恨不得立刻让苏沁进豫王府,倒不如她顺水推舟,等杜氏问起,就让苏沁早早定个日子,离开苏家为好。

  紫葵明白姑娘的意思,是怕苏沁珠胎暗结,郑重道“姑娘放心,奴婢会让人盯住了,许郎中也在,隔两日便给她把脉一回。”说着,又想起另外一件事来,“外头都道大姑娘忘记事了,是不是也让许郎中瞧瞧,还有就是……继夫人恐怕还不知道姑娘已经记起事情了,您看这事是说还是不说。”

  经过林家一事,府里的下人都认为苏眉已经好了,她回府住了那么些日子,也没有人起疑。杜氏却是知道她为了应付宴会特意装的,母女俩此时此刻估计还想着哄她呢。

  “许郎中

  跟着一路奔波,这会也累了,等明儿再让他去瞧瞧。至于继夫人那儿,叫她知道了哪里还有什么趣。”苏眉微微地笑。

  紫葵亦抿嘴笑,姑娘肯定又有什么稀奇古怪的主意。

  车马劳顿,苏眉沐浴后歇了个午觉,刚醒来就听到廊下有说话的声音,再侧耳一听,竟然是苏沁的声音。

  很快,有人就朝内室来,她从床上坐起身,紫葵见到她醒来,便径直上前撩开纱帐,与她低语“大姑娘来了,说要见您,她身边的丫鬟还给她介绍奴婢呢,倒真像记不清事一样。”

  苏眉略一思忖,起身随意披件衣裳就出去见人。

  苏沁已经被请到明间坐着,穿着一件素色襦裙,低垂着头,露出修长的脖颈,五官还是记忆里那种明艳,只是多添了份楚楚动人。

  她没有说话,神色淡淡走到主位坐下,支着胳膊托腮看苏沁。

  苏沁正偷偷打量她,却没有先前紫葵说的,眼神有不认识人的那种茫然,反倒目光明亮。

  她就觉得,苏沁应该是葫芦里有药卖,索性继续不说话。

  她之前不记事,把人狠狠收拾一顿,现在什么态度都适合。

  苏沁见她不说话,实在看不出个所以然来,试探性开口道“三妹妹,你还记得我吧。”

  “记得,那个觊觎……我夫君,被我狠狠打一顿的继姐嘛。”她还要在杜氏母女跟前装记不清事,夫君二字喊得直烫嘴。

  苏沁被她点出先前犯的事,手一抖,先入为主地想,果然苏眉还疯疯癫癫的,也不知她是怎么被哄回家来的。

  “那都是误会。”苏沁很快就镇定了,居然直接暴露出自己是清醒的事,苏眉听到这句话微微眯了眼。

  苏沁已经继续说道“先前的事三妹妹也知是公主指使,我实在是迫于无奈。也不瞒妹妹,我是逃离庄子的,并没有失去记忆,一切都是林恒礼策划,想让我接近豫王。我已经没有出路,嫁给豫王,是我唯一的出路,所以我听信他,算计了豫王。”

  坐在她下手的少女不打自招,把一样一样把事情说出来,这点苏眉是真的诧异。但她依旧懒懒靠在那儿,并不说话,准备听下去。

  哪知苏沁此时站起来,扑咚朝她一跪,“三妹妹

  记不清事,我难辞其咎,在此给三妹妹磕头谢罪了。”

  说完还真的咚咚咚在地上重重磕了三下,苏沁在抬起头来时,额头已经红了一大片。

  “你嫁到豫王府,不就是皇子的人了,虽然只是个贵妾,但也足够压我一头了吧。你还来给我求饶做甚?”

  苏眉终于开口了,嘴角微微扬着,似笑非笑。

  苏沁在她略奇怪的表情中抿抿唇,仍旧实话实说“我能嫁豫王,是因为我如今姓苏,嫁过去了依旧还得要娘家的帮助,所以求妹妹放我一条生路。”

  在她真的有孩子之前,忠义侯府就是她的靠山,她一日没成侧妃,都一日离不开这个靠山。哪怕真当了侧妃,豫王更看中的,应该也还是她身后的忠义侯府。

  苏沁心里明白自己的处境,所以才会放下尊严,带着一丝希望,跟条摇尾乞怜的狗一样来求苏眉,求一个疯癫的人!

  “你没睡醒吧。”苏眉呵地一笑,挑着眼角冷冷盯着她说,“你爱嫁谁嫁谁,但苏家不是你娘家,我也不是你娘家人。”

  她冷酷的话让苏沁脸色变得煞白,跪在地上发抖着。

  苏眉并不吃这一套!她的希望彻底破碎,悲悲地想着苏眉是个疯子,她怎么能指望跟一个疯子谈和!

  这不是自取其辱吗?!

  然而苏沁不知道的是,苏眉此时比谁都清醒,只是装疯癫,彻底断了她的那些荒唐念想,不多跟她纠缠罢了。

  毕竟一个疯子,讲不讲道理,全看心情!

  苏眉话落,把自己在林家的那种嚣张跋扈发挥到淋漓尽致,扬声就喊“打她出去!她哪里配姓苏,可和我苏家没有一点儿关系!”

  院子里候着的婆子哗啦啦都涌了进来,苏沁急得眼都红了,刚张口要说什么,就被激灵的婆子直接拿帕子给堵住嘴,连拖带拽把人给丢出去。

  送上门来的助攻,苏眉这威立得十分顺利。

  苏沁被丢出去不到一刻钟,府里下人就都知道苏眉说她并不是苏家人的那些话,母女俩攀上皇子府带来的那点威仪霎时散个精光。

  杜氏得知后,急急忙忙到她那里,看着她红肿的额头,恨铁不成钢道“你怎么傻到跟那个傻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撩错夫君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鸿钧弟子修真传只为原作者谨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谨鸢并收藏撩错夫君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