撩错夫君后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城门处差点要上演一场血溅三尺。

  苏眉挡在林以安跟前, 解释了四五遍,总算说清楚误会,可回想起兄长刚才暴怒的场景还心有余悸。

  她把林以安又拽住往后再退几步“哥哥你快放下剑, 我看得眼晕。”

  林以安简直比窦娥还冤,一脸无奈地站在边上。

  苏临气咻咻, 见妹妹脸色实在难看,到底担忧和心疼, 终于收起长剑让人扶她上马车进城。

  苏眉记挂父亲,进城后不愿意歇着,找了一处方便的地方梳妆打扮成男儿模样,随着兄长到军营去。

  忠义侯重伤,怕离营会让军心不稳,每日都坚持出现在瞭望塔上看战况,亦是迷惑敌人。

  本来就难愈合的伤口,在他每日强撑着走动中情况越发糟糕。苏眉到军营时, 亲兵正给他换伤药, 他腹部溃烂的伤口暴露在她眼前,让她当即落了泪。

  忠义侯这几日一直在低热, 见到女儿时反应迟钝, 没能藏着伤口,惹她哭得伤心,一时手忙脚乱不知要怎么安慰。

  林以安此刻已经来到跟前, 看到忠义侯化脓溃烂的伤口, 眉头紧皱, 朝难过的小姑娘说“眉眉快别哭了,万一眼泪落到侯爷伤口上,侯爷还得难受。”

  他总是最懂怎么哄她的, 苏眉闻言立刻就抬袖子抹眼泪,比忠义侯说了一车安慰话的都管用。

  忠义侯一怔,这才注意到那个声线温润的年轻公子。见他察觉自己的目光,先揖一礼,一双凤眼温和,有玉树之姿。

  林以安落落大方任他打量,亦有话直说“侯爷身上这个伤口余毒未清,为何当时处理伤口时没有剜掉周圈的坏肉,任其发展到如此恶劣的程度。”

  他说的是实话,却让苏临和忠义侯都神色凝重,苏临诧异道“你怎么看出来是余毒未清?!”

  “林某人不才,习得一些岐黄之术,正常化脓的伤口不该还染着一圈黑紫色,溃烂分明是因为毒素。”

  他谦虚,忠义侯却还是拧着眉头“林以安?”

  “是。”

  林以安对这意味不明的点名道姓依旧四平八稳。

  可苏眉紧张,她下意识就是往他跟前站,想把他挡身后。

  忠义侯知道女儿不记事的

  时候依赖林三,如今不是说她清醒了,怎么还一副维护的模样?!

  “眉眉过来……”

  忠义侯就朝女儿道,结果见她咬着唇摇头,一步都不离开林三。

  忠义侯神色沉沉,不过到底没有勉强,朝林以安说“当时血止不住,伤口太深,差点伤及内脏,军医不敢下手,说再挖势必要穿洞。”

  林以安闻言给苏眉一个安抚的目光,从她身后出来上前去认真查看忠义侯的伤口。

  “侯爷之后剜过腐肉,可是已经无法愈合对吗?”

  现在看的坑洞下方有新鲜肉芽,可还是紧贴腹腔,仅仅是薄薄的一层肉。

  他说的都对,忠义侯越听越奇怪。自己曾经瞒着身份,办成小兵给别的郎中看伤,那些郎中都只是说创面过大,开的各种金疮药,然而都没有用处。

  他倒是说出关键。

  苏临也盯着林以安,不知怎么的,视线忽然扫向他的腿。

  林以安在此时撩起裤管,给忠义侯看自己腿上那几道伤疤。

  他伤口早已经愈合,可那蜈蚣似的疤痕狰狞,让人看着心惊。

  “侯爷您看,林某也曾受过这样的伤,对方用的是同样的毒。”他揭开父子俩已经猜测到的真相。

  忠义侯一凛“这伤……你是替太子受过的?!”

  苏临早把事情都告诉了父亲,忠义侯知道林以安暗中为谁办事。

  他闻言点点头“这伤不在林某身上,那太子殿下就已经不是太子了。也好在林某伤过,专研出了解毒之法,不然侯爷恐怕要受全身溃烂的折磨。”

  至于到最后,自然是活不成。

  “如此狠毒!”苏眉听得头晕目眩,一颗心都要从胸腔跳出来,还想起了前世。

  前世林三叔迟迟没能站起来,难道是与他治伤时间的关系吗?

  苏临更是出了一身冷汗,林以安见那已经发展到半个手掌大小的溃烂伤口,不敢耽搁,让苏临带自己去军营处先配药。

  苏眉见状也要跟上,刚迈一步就天旋地转,最终被林以安勒令休息,才委屈巴巴目送他离开。

  “眉眉……”忠义侯等屋子里的人都离开,喊了女儿一声,欲言又止。

  苏眉许久没见父亲,趴在他床边,柔声回应“爹爹,女儿不孝,让您担心

  了。”

  “你都记起来了?”忠义侯到底是问出这句话,带着不确定。

  她听出父亲的意思,腼腆地笑“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撩错夫君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鸿钧弟子修真传只为原作者谨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谨鸢并收藏撩错夫君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