撩错夫君后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英俊少爷是已经娶妻的老爷, 方才在苏眉边上说话的几人不好意思地挤一边去了,而一边的林三太太被夫君哄得眉开眼笑,挽着他手蹬上马车。

  刚坐下, 林以安想到什么,把臂弯的手给抽了出来,往边上挪“几日未曾沐浴,身上脏,一会熏着你了。”

  苏眉挤过去,半个人都趴他身上,笑吟吟地说“我早挨着你了,一块有味儿,你别被我熏着就好。”

  林以安没办法,确实也想她的, 只能任她靠着, 听她眉飞色舞地说这几天在侯府都怎么打发时间。

  还好一路不算远,很快到了卫国公府,林以安泡在热水里泡了个痛快,又刮了胡须总算清爽了。

  他一身轻松从净房出来,头发还湿漉漉地披在脑后, 寻到他的小妻子时却见她坐在炕上, 一脸严肃……更贴切地说, 应该是动了怒,明亮的杏眸覆了一层寒霜。

  “怎么?”他拧起眉, 扫了石头一眼, 坐到她身边。

  她闻声先抬起头瞧他一眼,见到他被湿发打湿的肩头,忙叫人先那帕子来。

  她抓着帕子, 挪到他身后,帮他擦头发,这才示意石头把刚才的事再说一遍。

  石头眼里还有着没消化的震惊,咽了咽唾沫,细细声地道“温大哥今儿在当铺发现二房老爷身边的人去死当物件,就买了一样下来,结果姑娘发现那枚玉佩是大老爷的,便派我查探这是怎么回事。”

  “这一查……”石头嘴里咝地一声,“那个玉佩是大老爷小印丢失时一块不见的,就是那个大老爷被人拿去聘请杀手的小印,这事儿太巧了。”

  怎么就那么巧,东西一块儿不见了,但其中一块丢的玉佩被二房的人拿去死当。

  林以安半垂着眸,似在思索,石头话毕偷偷抬眼打量自家三爷的神色,却发现三爷根本不是在想事情,他嘴角正啜着一抹笑。

  似讥似诮。

  “嗤……”片刻的沉默后,林以安忽地笑出声。

  帮他擦头发的苏眉手一顿,明白他与自己的想法是一样的,同时心里生出钝钝的疼。

  她丢下帕子,想要安慰他。

  林家真是可怕的地方,与庶出兄弟不和也罢,可怕的是嫡亲兄弟

  都暗藏机锋。

  二老爷这是想让他大哥死啊。

  在她正要靠过去时,林以安抬手,将她先轻轻拉到身前,又把她丢在一边的帕子拾起来递给她“太太做事怎可半途而废。”

  说话语气倒和平素一般温柔,可她知道他心情不好,眼里的笑意都没有了。

  她便直接坐到他腿上,与他脸对脸,双手圈过他脖子,重新将半干的头发用帕子慢慢包裹起来。

  石头见状忙低下头,退出里间。

  如今他们三爷有太□□慰,他还是别杵在那儿碍事了。

  炕前的三足瑞兽香炉有轻烟盈盈袅袅,内里燃的香,是苏眉刚让人换的安神香。

  她想着林以安在考场里肯定歇不好,准备等他沐浴后好助眠,结果出了二房那档子事,那烟火的味道反倒让她觉得心更乱了。

  “你别难过。”她沉默片刻,下巴搁在他肩头,帮他擦头发的动作没有停下,望着有明亮日光透过来的窗户说,“不紧要的人,没必要。”

  林以安唇边的那抹笑依然还在,却已经是对自己的自嘲了。

  是啊,不紧要的人。

  “眉眉。”他胳膊圈住了她的细腰,闭上眼,声音很轻,“可还是有点儿难过。”

  苏眉轻轻一颤,为他带着委屈的语气心疼。

  她能理解他的难过和委屈。

  不管前世今生,林家人如何待他,他始终都还是护着林家的。

  他虽然不被他们认可,可皮肉下流淌的还是林家的血,如果他也倒戈相向,与那些林家人有什么不一样。

  所以他始终忍耐,被逼得喘不过气,走投无路,亦还记住这一点。到最后,恐怕还是为林家大房和二房留了血脉。

  他是真的傻。

  “那我亲亲可以让你不难过吗?”她抬头,丢下帕子,去捧起他的脸。

  温软的唇压了下去。

  她是大胆,特别是成亲后,还拉他一块儿看过避火图。

  可实战起来,还是笨拙幼嫩的。

  只知道乱闯,还把自己磕着,疼地呜呜一声,却异常执着要给到他安慰。

  安慰似乎还真起了效果,她听到林以安低低笑了一声。

  她这才愿意退开,一双杏眼湿漉漉地看他,林以安与她对视片刻,低头朝那水润地双唇吻了过去。

  “这

  是三太太第二回办事中途而废了,来,为夫教你……”

  他的唇亲吻过她的嘴角,流连在她刚才磕疼的唇珠上,再慢慢诱她为自己开启。

  这样的亲吻变了味道,带着他主观的侵略意识,带着让她感到炽热的气息……

  照进来的日光在她眼前仿佛化作了水波,就那么悬空荡漾着,倒映在窗子上的树影时高时低,让她羞于再看,颤颤地合上眼。

  安神香还是发挥了它的作用,苏眉在累及后一觉睡到外头都传来二更的更鼓声,这一觉沉得连梦都没有。

  她撑着身子慢慢起来。

  她还睡着炕上,林以安却不在身边了。

  “夫君……”她唤了一声,发现嗓子哑得难受。

  下午那些画面浮现在脑海里,一张俏脸都在发热。

  他们是不是过于荒唐了。

  “太太醒了?”紫葵听到声音,寻了进来,“三爷正在外头跟人说话,似乎是宫里出了大事。”

  宫里。

  苏眉霎时变得紧张,掀了被子就要下地,刚站起来,就扶着腰哎哟一声。

  紫葵在边上捂嘴直笑。

  她只能忍着酸疼,抿紧唇,尽量把脸绷出当家主母的严肃来“快给我更衣!”

  但等她梳妆好,来报信的人已经离开,林以安撩着帘子进来,见她端庄的打扮不知想到什么,凤眸微眯。

  “你怎么这就过来了。”苏眉见到他,知道自己白折腾了。

  林以安上前不动声色扶了她的腰,低头在她鬓边落下一吻,这才说道“不知你醒了,着急把人先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撩错夫君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鸿钧弟子修真传只为原作者谨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谨鸢并收藏撩错夫君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