撩错夫君后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往届的会试都是在二月初开考, 皇帝却把今年的会试提前了大约十日,外头有人传说是钦天监断的二月天气反常,恐是不祥之兆。

  科举是选才兴国的要事, 皇帝听信不祥的说法,怕相冲对国运不好,才改的日子。

  原本中举的都待在京城备考,往届举人亦早早到京,就怕错过考试时机,倒不耽搁什么。

  到了开科这日,苏眉跟着林以安起了个大早,亲自再重新为他检查一遍笔墨等用具,连贴身衣裳都一寸一寸的仔细检查。

  林以安见她如临大敌,有些想笑“她手再长, 也伸不到我地盘来。”

  “不怕一万, 就怕万一。”她检查过了,把东西一一打包,嘱咐他,“若觉得身上衣服潮了,便换下来, 我给你多了拿几身, 不用担心。炭火也往足够了的备, 别省。”

  春闱最是折腾人。

  那么冷的天,吃住都在一个小破号房里, 那房子根本不挡风。考生们一熬就得三天, 还得熬三场,每回都有许多考生不是落榜而是冻生病没能考完的。

  她越想越担心。她夫君腿疾还没能完全好,再一受凉, 会不会又疼得厉害。

  “石头,再去多备点炭!”她扭头就朝在廊下烤火的石头喊。

  石头应是,站起来就要跑,被林以安给喊了回来。他笑着去刮她鼻尖,将还要忙的小妻子拥进怀里“你再准备,考官以为我是这放火烧考场的,够用了,你就安安心心回侯府小住。”

  放她一个人在林家,他不放心,昨日便与她商量过此事。

  “也不知道谁更爱操心。”她不满反驳。

  把东西收拾妥当,紫葵已经把早饭摆好,请两人去用饭。

  刚成亲,就要分开,即便时间短,两人还是难舍难分的。用过饭一路送他到考场,苏眉在他下车前扯扯他袖子道“你不要紧张,中不中都没有关系,你岳父不会嫌弃你。”

  林以安乐了,凤眸微闪,低头去轻咬她耳垂“那我会嫌弃自己,我还得给我妻子挣诰命呢。”

  她最敏感的地方就是耳朵,连腰眼都酥了,倚着他肩头红了脸。

  这人都要去考试了,还这般调戏人。

  林以安最终还在她

  唇上偷了香才下的车,苏眉撩起帘子,在缝隙里见他排在队列里。

  再多人的,他在里头也是出彩的,让人一眼便能看到他的身影,不由自主被他吸引得挪不开视线。

  苏眉一直等他进了考场,才收回目光,忽然觉得耳朵不太对劲。

  她抬手一摸,发现她的耳铛不见了。

  那还是她很喜欢的耳铛,她低头找,发现没有,捏着空空的耳垂正想是什么时候丢的,下刻心脏忽地一跳。

  刚才他咬了一口,难道……被他叼走了?!

  他带着女子的物件进考场,被人搜查的时候见到,不难为情吗?!

  苏眉想想那个场面都要臊得慌,却又忍不住发笑。

  又不是属狗的,叼她耳铛干嘛,每回都是耳铛,上次她想偷偷溜走,他也是摘了她耳坠子。

  什么癖好。

  耳铛确实是林以安拿走了,检查的时候,还被衙吏用古怪的眼神打量了几遍。他大大方方的,娶了亲的人,随身带着妻子的东西不是很正常?

  苏眉不想让林以安在考试时还得担忧自己,很听话地回侯府小住几日,准备等到他第一轮结束去接人再回林家。

  可林家里有人故意不让她如愿,她才在半路,就被嘉禧公主派来的人拦住,说嘉禧公主病了让她回去侍疾。

  石头一脸紧张盯着站在马车边禀报的人,三爷吩咐他,不管林家谁寻过来,都不能叫太太回去。

  他勒紧缰绳,朝边上的护卫示意一眼,准备直接离开。

  马车里的苏眉在此时却扬声说了句好。

  “太太!”石头忙回身,要跟她说不可。

  苏眉冷静的声音又传了出来“夫君在考场,嫡母病了,自当是我去照顾的。”

  不然嘉禧公主要那此事来做文章,告言官那里去,林以安就得被批不孝。

  他还没有入仕,如今是要紧的时候,她去就是了。

  石头听懂了她的意思,一张脸铁青,最终还是只能回林家去。

  马车刚到垂花门,苏眉已经从帘子缝隙见到‘迎’她的人。

  齐刷刷站了一排婆子,还真是隆重。

  她下马车来,那些婆子皮笑肉不笑就跟到她身后,大有她不往嘉禧公主那边去,就要绑人的冲动。

  她在心里翻了厌恶的白眼。

  嘉禧公主真是够小心眼的,还小家子气,用这种卑劣的手段欺负庶子媳妇,简直叫人不耻。

  她沉默着朝上房去,刚进院子,身后的院门就被关上了,连紫葵都被婆子直接拦住不让再跟。

  苏眉看着这些,倒不害怕,她知道嘉禧公主不敢伤她,顶多就是恫吓她。

  她朝紫葵投去安抚的目光,跟着已经在边上催促的婆子往里走。

  走过明间再到内室,嘉禧公主正坐在临窗的炕上,手里在盘弄着一串佛珠,听到脚步声抬头朝她看去。

  苏眉任她打量,没有怕怯的意思。

  嘉禧公主视线扫过她精致的眉眼,倒是第一回见如此她如此安静,想起皇帝跟他说,忠义侯说他那女儿时疯时好,看来还真是……

  “扶三太太好好去休息,三太太要吃什么,用什么,都得安排好。”

  嘉禧公主收回视线,转着佛珠,冷淡地吩咐了一句。

  苏眉闻言心里暗道奇怪。

  嘉禧公主居然没有难为她,还要好吃好喝伺候着?

  不过这个休息,是把她软禁在上房了。

  在林以安考试的时候把她软禁,是想拿她威胁?

  婆子当即就要去把她拉下去,她猛地甩手,将人推开,把婆子推得退了几步跌倒。

  嘉禧公主见她反抗,抬起冷冰冰的一张脸“苏眉,我知道你父亲立了大功,但他已经远离京城,你还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。”

  “你大可试试,又来软禁我那一套?”苏眉嘲弄地笑了笑,“只要我一刻钟没从这儿出去,苏家护卫就直接烧了你这卫国公府,你也可以去试试参我夫君一本,你猜我又会怎么做?”

  嘉禧公主闻言脸色变了变,苏眉干过什么,她记得很清楚,说是忌惮,倒不如说是怕。

  苏眉疯起来的时候,真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撩错夫君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鸿钧弟子修真传只为原作者谨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谨鸢并收藏撩错夫君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