撩错夫君后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卫国公府里处处都还是喜庆的红色, 苏眉被林以安牵着一路走过游廊,望着一路用红绸扎成的花球,能想象到昨日的热闹场面。

  “一会敬完茶, 去过祠堂,你还得陪着林家其他女眷。说是喊了戏班子,你做做样儿,略坐片刻便可以走了……还是我去接你吧。”

  林以安一面走着,一面凝眉说今日要遇见的场面。

  他在林家是什么地位,他心里明白,也从未想过能得到什么公平对待。

  他和母亲都选择不了沾上林家的命运,可在嘉禧公主眼里,他和他母亲是破坏他们一家人和美的罪魁祸首。旁人看热闹的多,可他还是担心他的小妻子会受委屈。

  苏眉哪里不知道他在担心什么, 翘着嘴角笑道“有夫君在, 我吃不了亏。”

  她倒是会安慰他。

  林以安抬手刮了一下她鼻尖,发现被风吹得冰凉,停下来,把她斗篷又系得紧一些。

  她恃宠而骄,娇滴滴靠过去说“夫君背我, 腰酸。”

  他失笑, 往前就跨一步, 还真矮下身。

  苏眉不客气爬到他背上,跟他贴着脸颊。

  林恒礼从外院过来刚踏上游廊, 就瞧见另一端亲密的两人。

  苏眉被林以安背着, 贴着他耳朵说话,也不知是说什么,林以安被她逗得直笑。

  总是对他凌厉的目光化作了春风, 温柔缱绻,是独独给到那个人的柔情。

  林恒礼被前面美好的画面刺了眼,太阳穴狠狠一跳,连带着牵扯头部,生出一阵阵的疼。

  他抬手捂着额头,身边的小厮见他脸色不好,忙询问是不是有哪里不舒服。

  其实从昨天起,林恒礼就没有舒服过。

  想到苏眉嫁入林家,嫁的人是林以安,总是莫名揪心地疼。他强颜欢笑整日,好不容易等客人离开,能喘口气歇下,可梦里他也不得安宁。

  曾经他总是梦见自己娶了苏眉,梦见她恨自己与苏沁有往来,梦见两人在新婚夜决裂,梦见她被母亲按着灌不知名的药,还有她看着自己冰冷的眼神。

  这些画面来来回回,已经伴随着他许久,他几乎都习惯了。昨夜的梦却不再局限于那些画面……苏眉缠绵病榻,他每日都会去探

  望,劝她别再闹脾气,与他好好果日子。她倔强,甚至连一句话都不愿意他说,有一日,她逃了出去。

  他找到她了,看着她绝望的表情,心里居然还有一丝丝得意。

  梦里的他认为,只要这回苏眉逃不了,她便不会再有丝毫的反抗之力,会认清现实接受自己。

  就在他步步紧逼的时候,她却被人救走了。

  林以安救走了她,他之后疯了一般找人……没有,哪儿都没有她的身影,他动用了所有人,都没有能再找到她。

  梦里的绝望让他崩溃,他还看见自己把那种绝望都全归于林以安,逼着祖父把林以安逐出林家,让林以安成为一个被世人唾骂的不孝之人。

  这些画面却又猛然一转,他看见自己成为阶下囚,被林以安从牢里带了出去,带到了刻着苏眉名字的墓碑前。被他按着头,一下一下,重重磕在青石板地上……

  梦到这里就断了,他被惊醒,脑海里只有苏眉的墓碑,让他心惊得久久不能回神。

  梦里的苏眉死了,真实得使他惶恐,原本打算今日不露面,但他忍不住想去确认现在的苏眉在不在林家。

  他亲眼见了,她鲜活美好,脸上都是幸福的笑……林恒礼头痛欲裂,梦里和现实在他脑海里拉扯,他深深吸一口气,咬牙准备往敬茶的前厅去,耳边响起小厮惊慌地叫喊。

  他想斥骂大呼小叫,却失去了意识。

  苏眉是恃宠而骄并没有持续太久,让林以安背着走了不到十步就喊停,还是牵着他手慢慢往厅堂去。

  她心里惦记着他腿伤呢。说是康复了,石头却偷偷告诉她,每到雨天或者天冷的时候,他腿还是会隐隐作痛,有时一夜都睡不好。

  可这人要强,什么都不跟自己说。

  还能怎么办,自己多疼着呗。

  在苏眉安排着以后要怎么疼林以安中,花厅渐渐近了。

  里面似乎来了不少人,还没进门已经听到说笑声。

  林以安在她跨过门槛时弯腰帮她拎了拎裙子,厅堂里的说话声便在此时停了,方才有多热闹,此刻便有多安静。

  在场的人不少是昨儿已经见过苏眉的,早为她那张俏颜惊艳过,今儿在明亮的阳光下再一见,还是忍不住在心里再赞叹一

  回。

  瞧那白皙精致的小脸,还有即便被斗篷罩着也能看出窈窕的身段,连女人都忍不住心动地多瞧几眼。

  更何况,林以安还体贴如此,一个大男人居然还弯腰帮她提裙子,多少还让她们有点儿不是滋味。

  都是嫁了人的,这种待遇,她们就从来没有过。

  卫国公坐在高位,看着恩恩爱爱的小两口,倒没有想那么多,脸上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撩错夫君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鸿钧弟子修真传只为原作者谨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谨鸢并收藏撩错夫君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