撩错夫君后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糕点喂到嘴边, 苏眉习惯性地张口,把甜糕咬了月牙一般的缺口。

  “什么味道。”林以安微微地笑。

  他开口,她后知后觉自己当着外人的面都做了什么, 脸上一热,伸手按按去扯他袖子。

  示意他快别问了。

  再偷偷去看温田和易青, 两人正诧异盯着他们,让她连头都低了下去。

  林以安恍若无人, 见她不回答,就着她刚才咬过的地方把甜糕的小缺口变成了大缺口。

  “红糖。”他尝出甜味,三两口就把那糕点解决,用帕子按嘴角,“走吧。”

  一套动作行云流水一般自然,仿佛两人常常这般不分你我。

  苏眉垂头走得飞快,到了马车上一摸脸,烫得能烙饼了。回想他刚才地举动, 又觉得好笑。

  林以安随后跟上来, 好整以暇地坐在她身边闭目养神,她在边上忍了忍, 还是没能忍住, 扑哧一声笑道“林三叔,你有没有闻到一股酸味儿?”

  酸味儿……他凤眼斜斜看过去,哪里不知道她是在打趣自己, 一派镇定地还动了动鼻头“哪儿, 没有。”

  苏眉乐不可支, 他无声无息地挨了过去,凑在她脸颊边上吸气,“嗯, 闻着了。”

  “你才一股酸味!”他呼出的气息若有若无落在肌肤上,有些痒痒,她边笑边躲,“你还学会倒打一耙,你还我那个说要惯着我的林三叔!”

  他也被逗笑了,重新坐回原位“他们常常给你送东西?”

  “倒也不是。”她如实道,“他们在军营外的山林开荒,哪儿有空往县城来,今儿多半是因为年关父亲给假了。而且他们也怕我嫌弃东西不好吧,偶尔送东西来,也只会送这些带有寓意的。”

  说到这,林以安倒莫名理解两人。

  那是在面对她时刻在骨子里的自卑。

  他曾经也一度时这种心态,即便是现在,仍旧觉得自己还是配不起她。不过是私心作祟,让他明知卑劣也缠了上去。

  苏眉可不知他此时满脑子的官司,问起他京城的事“你来的时候侯府如何了?”

  虽然府里有紫葵,来回传信时间太长,林以安现在说的,估摸着紫葵送的信正在路上赶着。

  林以安伸手

  在袖子里掏出厚厚一沓的信来“我来之前与紫葵姑娘说了,她应该把要紧的事都写在里头。”

  苏眉接过,翻了翻,发现不但有紫葵的,还有吴子森的。再往下看,发现居然还有张家的来信。

  她先拆开了紫葵的信,里面说杜氏因为女儿意气风发,不少夫人也巴结,时常到府里来听戏。

  她冷哼一声,这就是所谓的老虎不在家,猴子当大王了。

  她不在京城,杜氏越发无顾忌。

  信里还说杜氏常常到豫王府里去,可见豫王对苏沁十分宠爱,末了说询问她何时回京,省得杜氏尾巴都要翘上天。

  “紫葵估计在府里也为难了。”

  看过信,苏眉叹息一声。

  林以安知道杜氏的情况,确实是过于嚣张,淡淡地又说一件信里没有的事“豫王掏私房给杜氏开了家酒楼,杜氏现在手里有银子,有些飘飘然了。”

  苏眉思索片刻,把信收起来道“豫王还真把她女儿放心尖,可别是这个酒楼还有他用,杜氏只是又被利用。豫王还给爹爹送节礼,前儿才送到军营的,被父亲原封不动退了回去。”

  她觉得豫王心机深,大可不必这样讨好区区一个杜氏,而且父亲的意思十分明显。不收礼,一是给皇帝看的,二来是真不想与豫王有什么太深的牵连。

  马车已经走到较为热闹的街上,传来一阵讨价还价的喧闹声,十分有年节的气氛。

  林以安侧耳听了片刻,嘴角翘起浅浅的一个弧度,这才回了句“或许是有他用吧。”

  “不说他们了,没得扫兴。”苏眉哼一声,先把吴子森的信拆开。

  他洋洋洒洒写了三页,都是家长里短,结尾的时候不知道说写错什么,涂了一块黑色的墨迹,后面接着写的是一句‘祖父祖母总念叨你’。

  她边上的林以安忽然冷笑,引得她疑惑地抬头,就见他目光正落在那黑色的墨块上,神色不虞。

  她看看信,再抬头看看他,越发地疑惑。

  林三叔好好的,怎么不高兴了?

  她不清楚怎么回事,可林以安是饱受相思苦的,当然明白吴子森的感受,那被涂掉的墨块多半是在写他思念小姑娘的话,觉得不合适就又涂抹了。

  但明知道他会当面给

  她信,极大可能就陪着她身边,居然不重新抄一遍,而是留一块碍眼的痕迹,摆明了是给他找不痛快的。

  “你祖父祖母在给他相看姑娘。”林以安在她疑惑中忽地笑了。

  苏眉啊了一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撩错夫君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鸿钧弟子修真传只为原作者谨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谨鸢并收藏撩错夫君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