撩错夫君后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“眉眉如何得知?”林以安愣了片刻, 心跳得有些快。

  并不是心虚的那种律动, 而是震惊。

  他经商一事,即便是太子, 都以为他只是小打小闹求个温饱, 她却把商行二字直接点了出来。

  苏眉本还说得理直气壮, 被他反问, 反倒成了眼神闪躲那个。

  她眼神飘忽,在他明净的目光中支支吾吾道“就是那么知道了。”说到最后声若蚊蝇, 垂了头闷闷不乐,手指缠着衣角, 表现出不安。

  “没有不让你问的意思。”林以安就觉得好笑。

  他的秘密被人发现,明明该紧张不安的是他才对。他伸出一根指头在她眉心轻轻点了点,“是你想起来的?又是‘我’与你说的?”

  “不说你跟我说的。”她总算放过已经皱成一片的衣摆,摇摇头,“是我自己说出口的,或许也是你曾经跟我说过吧。”

  不然又怎么会有她先资助一说。

  原本以为他生气了, 可他动作亲昵, 苏眉也松口气, 顺势拽住他那根指头,学着他刚才捏自己指尖的动作。

  “总之, 我是怕你又骗我体己才要打探的!”她的理直气壮就回来了,还哼一声,“我养你,和骗我体己去资助你是两回事儿!”

  林以安哑然, 他骗她的体己?这又从何说起?

  不过她总是语出惊人,很快就不纠结这些,温润的眼眸染着笑,打趣道“我以为眉眉是想要帮我打理家业才问的。”

  打理家业这四字在夫妻间是稀疏平常的家常话题。

  夫妻不就是那样的吗,相互扶持,男主外女主内。贫穷时女主人家要精打细算,一块银子掰开两半的花,富贵时更要细致用心,协助打理好家业才不至于让子孙到时面对一堆的糊涂账。

  可在苏眉和林以安现在情况来,不管贫穷还是富贵,这四个字都成了另一种暧昧。

  她脸颊微微发烫,为自己想得过于久远的事赧然“你这就让我给你打理家业了吗,不是还没拜堂呢……”

  她害羞着,望向他的双眸又分明写满期待。

  这种直白的可爱,让他忍不住反客为主,把她手指重新攥回到手心里,“嗯……你不打理也行,但你不怕男人有银子

  了就变坏,在外头一掷千金,你还没嫁我,我就先败了家?”

  他手心就被她用指甲抠了一下,不疼,反倒有种说不出的痒痒和酥麻,仿佛挠进了他心里,连心尖为之轻颤。

  “你倒敢想!”她挠了一下觉得不够,再又给了他一下,逗得他直笑。

  这一笑扯着嘴角的伤口,疼得他倒抽口气,想起来那狠狠地一巴掌。

  林以安神色渐渐变得严肃,就那么牵着她手说“眉眉,我有一堆的麻烦,你真不悔跟着我?”

  她反应迅速,几乎是他话音刚坠地,就已经把头摇成拨浪鼓似的,“少年夫妻老来伴,有过同甘共苦更能走得长远!还是说,你这是后悔说让我打理家业,要找理由反悔了?”

  她气势汹汹,林以安感慨又好笑,“只是怕你将来反悔。”若说他会反悔,那必不可能,甚至非常愿意她知道自己更多的秘密。

  届时即便她记起所有事情,她也难与自己彻底割离。

  林以安承认自己这个时候起了卑劣的心思,为自己不耻,又无法控制那份想要占有她的念头。一面羞愧,一面还诱哄她。

  小姑娘不知自己已经掉入某人的陷阱,把手抽了回来,在他眼前摊开“你少东拉西扯,快快上交账本!”

  林以安盯着她白皙的掌心片刻,将自己的手放到上面,还往下压了压道“账本送来估摸着要几天,我先把自己抵押给你可行?”

  她拇指轻轻去蹭他手背,若即若离的,带着让人遐想的暧昧,挑着眉神气道“那我就先将就将就。”

  她把从话本里得知的流氓动作学了个满分,林以安被她不老实的动作摸得耳根发烫,咳嗽一声把手收回来。

  他落败而逃,她笑得越发得意,回味起来又免不得面红心跳,拎着帕子跑到潭边,一边淘洗帕子一边回想他害臊的样子。

  原来男儿也会害羞,那姿态,比姑娘家还要腼腆诱人。所以话本里的男狐狸精,是不是就像她夫君刚才那般,欲语还休,连眼波都是多情缠绵的模样?

  她想得心头一片火热,鼻子又有些痒痒,连忙打住那些想入非非,专心把手上的帕子泡凉再回到他身边去。

  吴子森在远处虽然看不清切,但好歹能看出

  表妹殷勤讨好的举止,这头同情着林以安,那头还得拈酸吃醋,臭着脸重新过去。

  苏眉在这时提议要回去,被卫国公一搅和,好心情到底没有了。

  林以安却道自己无碍,“说了出来散心垂钓,哪能这会回去,你不是要给我补身子的?我记得先前这潭里有乌鱼,那鱼对伤口愈合有奇效,据说喝它熬的汤和其肉,等到往后阴天下雨,伤口都不会作疼和发痒。”

  “真的?”苏眉当即又来了兴致,兴冲冲再拎起鱼竿继续到水潭边上要掉乌鱼。

  吴子森在他跟前撇了撇嘴,偷偷揭发他“你这张嘴可真会骗人,也就表妹养在深闺里,好哄骗。你嘴里的乌鱼明明是南方靠长江流域盛产,还没听过我们京城的水潭里能蹦出来。”

  林以安被揭穿谎言,心不跳脸不红,一手按着她贴在自己脸上的帕子,微笑道“世子你是在说眉眉头发长见识短?”

  “林三!你别给我添油加醋扭曲我话里的意思!”吴子森即刻脊背发寒,警惕瞪着他。

  他哦了声“原来世子不是这么个意思,是我小人之心了。”

  吴子森闻言,盯着他带笑的眉眼,实在是有些佩服地道“林三,你才跟父亲闹翻了,这片刻就又云淡风轻的。你究竟是心宽,还是太有城府了?林家不会罢休吧,起码你嫡母不会。”

  被连着暗算,谁能忍得下这口气!

  他居然还真点点头,深以为然道“是,所以世子晚上睡觉警醒一些。”

  “你什么意思?!”吴子森背后刚下去的那股寒意,又从脚底板涌了上来。

  此时他脸上的帕子已经被捂得发烫,他放下手,将那带着姑娘家幽香的帕子慢慢叠好,叠方正了放进袖子里,才缓缓地道“就是那么提醒一句。”

  吴子森垂眸思索着,苏眉那头又有鱼儿上钩,高兴地大喊“快来帮我捞鱼啊!”

  吴子森被打断思路,先跑去帮忙了。

  而林以安则靠着树杆,趁这会没人打扰,细细再回想苏眉刚才的每一句话。

  资助他。

  是要在什么样的情况下,才会能资助他?

  也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撩错夫君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鸿钧弟子修真传只为原作者谨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谨鸢并收藏撩错夫君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