撩错夫君后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小姑娘拿出土匪的气势,占床为王,还把一双杏眼瞪得溜圆,又虎又可爱。

  林以安愣了好半会,才在她故作凶恶的注视下找回自己的声音,无奈道“眉眉还是先起来吧。”

  “我不!”她紧紧拽着被子,梗着脖子拒绝。

  他失笑,实在是被她一出接一出的弄得没有对策了。虽然不知她现在在闹哪一出,总不能让她真穿着半湿的衣服窝被子里,添了风寒可不好。

  “眉眉听话,你要睡这,也该把湿衣裳换掉。”他伸手去勾了勾她露在被子外的袖子。

  袖口也发潮,在烛光下变成半透明,下方那片雪白的肌肤根本藏不住,若隐若现的,反倒为这方床帏多添一份旖旎。

  林以安心跳略快,忙把手收回来,同时移开目光。

  苏眉被他一说,方才还没觉得冷,这会怎么就有点哆嗦,鼻头一痒,打了个喷嚏。可她脑子清醒得很,捂着鼻子揭穿他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怎么打算的。我要换衣服,就得惊动紫葵她们,你不费吹灰之力就把我给哄走了,我、不、上、当!”

  这话还真没说错。他讪讪地咳嗽一声,越发觉得她难对付了,唯有不作声就那么干坐着。实在是怕言语不当再刺激到她,她要闹出更尴尬的事来。

  林以安选择以静制动,却架不住苏眉有大胆的想法。

  她放在被面上的手不知何时潜伏了过来,像狩猎的绳套,灵活精准地套在他腰间。

  她整个人也跟着挪过去,贴着他可怜兮兮地喊“夫君,我冷……”

  林以安觉得他过去的近二十载人生都没有此刻难熬。

  他不是圣人,面对温香软玉,也有男人的劣性,说不动情那太过虚伪。可他不敢动情,趁人之危,那是品格上的卑劣,更是辱没了她。

  他浑身紧绷,僵硬地将她搭到腰间的手移开“听话,去换衣裳。”声调因为克制而低沉。

  苏眉得他这种沉沉的音调十分好听,并不知道此时的林以安比自己更为危险,想要再去圈他的腰纠缠。

  不想她胳膊才一抬,就被飞快捏住,硬生生停留在半空。

  苏眉怔怔看着自己的手,一抬眼,撞入他的眼眸中。

  他眸底有一片暗色,烛光照不进去,却能清晰感受到它在涌动,像蛰伏的凶兽,让人莫名心慌打怵。

  她噤了声,撒娇的话被吓退,只愣愣盯着他看。

  ——夫君为何会有这种可怕的眼神,仿佛……仿佛能把人生吞了。

  林以安见她终于消停,压抑的情绪终于得到片刻喘息,木然着一张脸,把她手放回被子内,然后用被子将她整个身子都裹得严严实实。

  外头响起他期盼已久的脚步,灯笼照出的一团光从窗户纸上晃过,紫葵和吴子森随之急慌慌地推门进屋来。

  苏眉在动静中打了个激灵,彻底从林以安的震慑中回神,而林以安已经用手肘撑着身子,腰间发力慢慢把自己挪坐到床沿。

  她望着他因为喘息而微动的肩膀,对旁人来说再简单不过的动作却让他耗尽力气,还是出于疏离她。她心口仿佛就压了块巨石,难受得透不过气,鼻头酸酸的,直想哭。

  她眨了眨眼,在他沉重的呼吸声中又把眼泪硬生生逼回去。也不用吴子森和紫葵开口,自己就裹着被子下床,笨拙而慌乱地把先前踢飞的绣花鞋穿上,一言不发出了屋。

  吴子森就扫了一眼脸色不好的林以安,追出去,紫葵也朝他福一礼,紧跟着离开。

  屋内霎时变得空荡,还坐在床沿的林以安目光晦涩,神差鬼使地转过脸去看窗户,她略显臃肿的剪影正从窗外走过,很快便消失不见。

  这小片天地也随着她的离开陷入寂静,他影只形单,有品咂不清的情绪慢慢侵蚀着他。

  片刻后,他闭上眼仰倒在床上,鼻端飘着不属于自己的淡淡馨香,免不得再次心烦意乱。

  “林三,后悔了就追啊。”

  屋内忽然响起一道声音,林以安忙坐起身,柳四不知何时跑进来,靠在高几边似笑非笑正瞅他。

  “胡说什么。”他并不承认,慢条斯理整整衣襟,双手再搁在双膝上,恢复平素的冷静自持。

  柳四嗤笑,不跟他多争论,“你跟那个小丫头的事殿下知道了。”

  “殿下知道才正常,本也没想瞒。”他坦荡,没有什么好怕人知道的。

  “唉……殿下的意思是如若你真动心思,他可以在中间和忠义侯周旋。”柳四盯着他,放出诱饵,想看看他有什么反应。

  然而林以安完全不露山水,反倒叫他讨了个没趣,最后讪讪地给自己打圆场“罢了,你的事你自己跟殿下说明吧。倒是你坑了豫王和你那兄长,恐怕他们很快就会反应过来,他们再细细一琢磨,搞不好头一个怀疑的就是你,到时你嫡母恐怕真要恨你入骨了。”

  原来那个所谓的账目都是半捏造的。

  林以安想着,这次即便是真账目也扳不倒豫王,但又不可能就那么放弃一项罪证,把真东西送回到豫王手里。所以他才想了个办法,半真半假掺着抄一份,摆的阵,先把人唬住再说。

  他当然明白嫡兄看过后会暴露。

  “有没有假账,我都是他们的眼中钉,肉中刺,除之后快是迟早的事。”
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撩错夫君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鸿钧弟子修真传只为原作者谨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谨鸢并收藏撩错夫君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