撩错夫君后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从庄子回京的路上, 苏眉不知叹了多少回气, 走到半路就恰好遇到来接的吴子森。

  她撩着帘子看表哥笑容灿烂地一张脸,后知后觉地惊讶道“你故意把请帖送庄子, 就是为了让我离开夫君回京来!”

  吴子森脸上的笑就变得有些不自然,眼神闪躲着去望天,含糊道“怎么能说是故意,本来就是有人找你, 给你送去不是应该的吗?”

  “你变了, 你不是我那个憨厚的表哥了。”苏眉此刻心情是说不出的后悔, 直接朝外喊要折回。

  她平时聪明得很,这次却中计了!

  吴子森在边上忙说别,“表妹,你都能想到, 林三那老狐狸能想不到我是故意的吗?既然他放你离开, 说明他也支持你去多散散心的。”

  他的话稳准狠地一刀扎苏眉心口上了。

  她刚才就在想怎么夫君一点也没有吃醋的意思, 她肯定会见到外男的,还让她离开, 是不是其实没有她想的那么在意自己。

  要知道他出去能见到别的姑娘家, 她肯定醋得要把整个庄子都淹了!

  吴子森简直是在她伤口上撒盐, 气得她嘴一瘪,重重把窗帘摔下。

  她这个时候是不能回去, 话本里也写了,男人啊,得到了就不懂得珍惜。她现在回去, 不就是让他更觉得自己离不开了!

  苏眉坐回原位,把腰杆挺得笔直,双手把略凌乱的裙面抚平,一张俏脸端得一派严肃。

  紫葵原本还担心姑娘闹脾气,转眼就见到她端庄自持的模样,暗暗吃惊。

  姑娘这样还真有点儿忘记事情前的气势了。

  苏眉自个儿和林以安较上劲儿,林以安在她离开后就一直心神不宁,每隔一刻钟就喊来秦叔问沿路安排的人妥当不妥当,有没有什么消息送来。

  秦叔两条老腿就不断来回,到后来都忍不住笑着揉膝盖,打趣他“三爷若真放不下心,现在出发还能赶在关城门前进城。”

  林以安闻言垂眸,继续去看手里的书,仿佛没听见那番话。

  秦叔朝他握书的手看去。

  他们三爷有一双好看的手,修长白皙,连骨节凸起那块都是精致优雅的弧度,而如今那骨节上是一片狰狞的青白色。

  也不知

  是他是用了多少力气来压下想追上去的冲动。

  秦叔就不再劝了,摇摇头离开,心想三爷和三姑娘的事恐怕还有得磨,忍不住替两人惆怅。

  苏眉从庄子一路赶回侯府,在家歇了一日,次日才出门去赴宴。

  陈家二姑娘闺名陈淼淼,起这个名儿的时候说是因为大师批命她五行缺水,陈大人笔一挥,就有了淼淼二字。

  而陈淼淼也人如其名。淼淼,水急势大也,她脾气比一般闺秀都要来得强势和急躁一些。

  那日在林家的宴会上,她就不满清宜县主趾气高扬的为难,帮着苏眉还嘴讽刺了几句。或许也有着陈大人身为大理寺少卿的原因,陈家兄妹身上都是一股正值,总是看不过不公。

  苏眉坐在马车上细细回忆在林家宴会那日,一并把以前背下陈淼淼的喜好重新在心里默默念一遍。

  刚做好准备,她便到了陈家大门。

  跟着一路护送过来的吴子森刚报上家门,后边就再来一辆气派的马车。

  “眉眉姐姐。”

  苏眉正想着是不是张家四姑娘,张诗敏到了,就听到她与自己招呼的声音。

  苏眉探头去看她,只见在身后的马车窗子探出一圆脸小姑娘,朝自个笑得灿烂挥手。边上还跟着位年若十七八的少年,正无奈对着张诗敏轻声斥着叫坐好。

  那少年见到她,在马背上就朝她拱手一礼,喊一声苏三姑娘,优雅有礼。

  苏眉眨眨眼,想这就是张诗敏的兄长了,微微笑着点头,重新在马车上坐好。

  她们一行入了陈家,马车一直到垂花门前才停下,她还没下车来,已经听到吴子森和张家大公子相互问好的寒暄声。

  等她扶着紫葵的手站稳,张诗敏高兴地上来挽住她胳膊,姐姐姐姐地喊个不停,说想她好几天了。

  苏眉听着,心里涌动一股欢喜,对这样一幕亦觉得十分熟悉。

  在垂花门边上候着的陈淼淼甩着帕子过来,朝亲密的两人哼一声,吃味地说“我这请了几趟才把你请来,来了却又看不见我似的,就和这娇气包你侬我侬,要气煞我也。”

  陈淼淼拖着长腔,把苏眉说得一怔,忙想抱歉要向她见礼问好,哪知陈淼淼先一步挽住她左胳膊。

  “好了,

  现在一人一边,算公平了。我暂且原谅你。”

  苏眉左拥右抱,又再愣愣神,下刻嫣然一笑,倒是晃了两人的眼。

  张诗敏如释重负地在边上说“姐姐笑了,太好了。你不知自打那日后,我们就多担心,如今总算是放心了。”

  “那个臭水池出的臭王八,眉眉为何要因为他消沉,不过是先前摔倒身体未大好。敏儿你想多了,而且今日不许提什么林家木家,一个相关的字都别提,脏了我耳朵!”

  陈淼淼啧一声,横眉竖眼地一通骂。

  张诗敏连连说是,苏眉就被两人挽住要往里走。

  吴子森此时与她告别,“我晚会再来接表妹。”

  却不想张大公子拦了他“世子鲜少进京来,张某厚着脸皮想与世子交个朋友,不若今日就借陈府这宝地,借陈兄的光请世子喝杯酒。”

  “你倒是会狐假虎威。”一道带着调笑的声音从众人身后传来,是陈诗敏兄长赶到,朝着吴子森和两位到家里来做客的姑娘一揖,笑道,“进了我陈家都是客,客随主便,没有茶都不喝就要走人的道理。”

  吴子森实则也担心苏眉应付不了与昔日好友相处的场面,如今既然得主家邀请,也就顺势留下。

  公子哥儿自有他们相处的一套,苏眉他们就分成男女各一边,在花园赏花喝茶说话。

  陈淼淼和张诗敏久不见她,先关切一通她的身子,听她说脑袋鼓了个大包,两人还站她身后去扒拉她头发看。

  当时苏眉淌了不少血,如今那块伤口虽然已经愈合,可到底还是留了个指甲盖打小的疤痕。

  “还好头发能遮住,换了别的地方,又遇到那混账东西,真是一辈子都毁了!”

  陈淼淼不让别人提林恒礼,自己倒是气愤得一直放不下。

  张诗敏抓着机会,笑着就要拿茶灌她,陈淼淼斜斜看过去,激她道“茶有什么好喝,也就你这个豆丁离不开,你要是罚我喝酒,我还能觉得你有点本事。”

  “眉眉姐姐,她又欺负我,我过了端午就及笄了,哪里豆丁了!”张诗敏喊得惊天动地地响亮,把远处的三位公子都喊的往这儿看。

  张大公子抱歉朝两人笑“舍妹被宠坏了,在家也这样大呼小叫的,实在

  不成体统,见笑见笑。”

  陈大公子道无碍“小姑娘家,活泼些才好。我那妹妹倒不大呼小叫,就是一张利嘴,三两句能把你气死。”

  吴子森握着杯子,遥遥看着苏眉的身影,露出笑道“这么一说,我家表妹性子倒是十分可爱了。”

  两位公子神色一顿。

  这吴家是武将,所以不懂谦虚吧,他们那只是客套话。

  不过他们有点儿认同吴子森的话,苏眉在闺秀中是出了名的温婉美人,美人可爱,在理。

  两人就都点点头,引得吴子森骄傲地挺了挺胸。

  这头才说着,有婆子跑来给陈大公子汇报“公子,我们实在是劝不住姑娘,她要带两位姑娘喝酒!”

  陈大公子第一反应就是不允许,吴子森插嘴问道“我表妹怎么说。”

  婆子被问愣了,默默回去又问了一遍苏眉的意思,回道“三姑娘说也想尝尝。”就很无奈。

  吴子森笑得灿烂“那就给她酒,馋猫一样,馋一回不好受了,下回就不馋了。”

  在场的两位公子就有些一言难尽地望着他,保定那边风气也太豪爽了,而且姑娘家万一真喝醉了,是不是不太好。

  可吴子森心里都是表妹高兴就好,他已经把表妹得罪了,哄她高兴了,自己日子就能好过!

  于是,陈大公子也不好说什么,吩咐婆子给拿果酒,不多饮不至于醉。

  这边给了准话,三个小姑娘那头便没有了顾忌。

  头一回这样喝酒,学着长辈们玩酒令,喝到中间又认为太过按部就班,久了就枯燥不好玩儿。陈淼淼便提议酒令继续,输的人要加一样以诚待人。

  谁输了,赢家发问,问起什么都要如实回答。

  苏眉先前还觉得自己没问题,怎么摔了脑子,连带读的书都给摔掉不少似的,后头渐渐吃力。

  “眉眉又输了。”陈淼淼脸颊微红,也不知是酒意染的还是激动的,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撩错夫君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鸿钧弟子修真传只为原作者谨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谨鸢并收藏撩错夫君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