撩错夫君后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卫国公世子林以宗昨日有要事,忙到黄昏又被同僚喊去赴宴,直喝到宵禁前才醉醺醺的回府来。

  回来摸到喜爱的小妾屋里倒头就睡,清早被李氏派丫鬟催了三趟方从温柔乡爬起来回屋梳洗。

  “难得沐休一日,也不叫人睡个好觉,究竟是什么事,值当你火急火燎把我喊回来。”

  林以宗身上还有未散的酒气,以为妻子又因为他歇妾室那儿闹脾气,一开口就带着几分不耐烦。

  李氏被他一番话气得不轻,捂着胸口,拔高声音道“老爷在外与人吃酒纵欢,哪里知道昨日家里出了大事?!”说罢把昨日种种倒豆子一样,又急又快地全说了出来。

  “母亲怎么会做这种决定!荒唐!”

  林以宗的那点醉意全散了,刚送到嘴边的茶一口没喝又重重搁回桌子上。

  李氏幽怨地看他一眼道“我怎知道母亲为何要这样委屈恒礼,我派人去请老爷几回,您也没见一次,母亲做什么决定是我拦得住的吗?”

  听出妻子对自己的埋怨,家里又出这么大的事,林以宗倒吸口气,后悔昨日不见家里的来人了。

  他以为妻子是怕他在外头寻欢,故意差人来喊的,不见是想在同僚面前保存颜面,省得被人说是惧内。

  “我、我昨日是真有要事,豫王有些事不好决断,找我这当表舅的给主意,哪知我刚出豫王府,就又被喊走了。做东的还是兵马司指挥使,不能不去。”

  林以宗语气软和下来,而且这些也不是他的辩解之词。

  太子前阵子替皇帝出巡江西,中途不平静,两次遭拦路刺杀,险象环生。三日前太子回到京城,雷厉风行地就抓拿问责了几个官员,里面居然有人把豫王牵扯进去。

  刺杀太子可不是小事,豫王虽然心里对储君之位有想法,但也不会蠢成那样,在太子出巡的时候去动手脚。

  豫王着急,这才把他喊去商议怎么从刺杀的事件里摘出来,之后去赴宴,当然是存着拉拢兵马司指挥使的意思。

  李氏见他面上的神色不似作假,心里虽然还是计较他昨夜回来往妾室那里去,但一张脸好歹没再绷着。

  她愠恼道“如今三人一个屋檐下算怎么回事,恒礼估计也憋屈得一肚子都是气。”

  林以宗说是,哪个男人能受这种窝囊气啊,正想要再细问情况,一个婆子跑得满头大汗高呼着‘不好了’闯进来。

  李氏管家甚严,转身就要责问,婆子已经扑咚跪倒禀道“夫人,不好了,世孙在那边闹起来了。他朝三姑娘发难,砸了许多东西!”

  此话一出,李氏脸色立刻就变了,连丈夫顾不上,急急忙忙就往外走。

  林恒礼爆发,除去昨日憋的火气,还有苏眉今日一口一个大侄子的关系。

  他当场就没忍住,把两人定亲的事说出来,说自己才是她以后的夫君。当时说过后,其实还有几分后悔,他跟个疯妇计较什么,失了君子之风外还得担心再刺激到她。

  哪知苏眉只是愣了愣,神色复杂看他一眼,就趴在林以安肩头问“夫君,咱侄儿是不是这里不太好……”说着还比划地指了指他的脑袋。

  这一下彻底激怒林恒礼,窜上前就要拽开她和林以安。

  苏眉被吓得尖叫,紫葵早对林家其他人留了个心眼,把主子护在身后喊来苏家的护卫,将人围得严严实实。

  林恒礼也喊来护院,两方人马僵持,他在自家地盘上受一个疯子的气,逮不着人就拿屋里的物件泄愤。

  “苏眉!一切都是你算计的,你还敢再在我跟前装疯卖傻!你真把我林家当什么了!”

  李氏一路小跑进了院子,就听到儿子在厉声叫骂,她忙奔进屋内,一脚险些踩到摔碎的瓷片上。

  “恒礼!你在说什么假装,究竟怎么回事?”

  李氏心急,儿子说的每一句话更是都放在心上,躲着满地的碎片进到屋内,就问起要紧的话。

  装疯卖傻,苏眉是装的?

  可为什么要装疯?

  李氏心里都是疑问,还有说不出的激动,总觉得事情不简单,或许有什么转机。

  她话落,气得双目赤红的林恒礼只阴沉着脸喘气,咬着牙关不吭声。

  他是气得口不择言,但刚才那句话是发自内心。

  苏眉从醒来后一再精准的挑起他的火气,包括刚才,都和林以安咬耳朵了,还说得那么大声,是生怕他听不见?!

  但真让他在大庭广众说自己与苏沁私会是被算计的,他又有点说不出口,毕竟这就是变相在苏家人跟前承认了他过错在先,丢脸之余想要把事情再推到苏沁身上就没那么容易了。

  “恒礼。”林以宗此时也赶过来,看着满地狼藉,略有吃惊。

  林恒礼听到父亲的声音,深吸一口气,把眼里的狞色强压了下去,转身朝父亲揖礼。

  苏眉被他发脾气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撩错夫君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鸿钧弟子修真传只为原作者谨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谨鸢并收藏撩错夫君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