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成炮灰女配后和反派HE了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豫王那里顾得上这地上的凌乱, 不仅震惊,更是心痛如绞。

  他从王世越手中得到那把新型弓后,又想办法让潜伏在京城里的探子弄来了弓的图纸, 再令集结豫州所有的工匠日夜赶工,好不容易才赶出了万把新型弓。他正准备将这些弓投入豫州军中, 结果这新鲜出炉的一万把弓居然全被西疆军给抢了。

  可恨,真正可恨!!

  豫王世子皱了皱眉头,总觉得这实在是太巧了,尤其他们制新型弓的事也是私底下进行, 并未大张旗鼓地对外炫耀,就是想隐藏实力,把这新型弓作为杀招。

  现在这新型弓才刚刚制好,这么巧,就立刻被人给抢了!

  这实在是……

  豫王世子沉吟着道“父王,我们不会被设计了吧?”

  豫王双眸一张, 猛地想到了什么,连忙下令道“来人, 去把王世越请来!”

  “是,王爷。”长随连忙领命, 匆匆地下去了。

  一盏茶功夫后, 长随又行色匆匆地回来了, 满头大汗, 脸色难看极了。

  他还没说话,豫王父子心中已经是咯噔一下,有种不妙的预感。

  果然——

  “王爷,世子爷,王世越不见了。”长随恭声禀道, 不敢抬头看豫王。

  豫王“……”

  王世越的失踪无异于验证了豫王的猜测。

  父子俩的脸色都难看极了,尤其是豫王,面色瞬间阴沉得仿佛要滴出墨来,拳头更是紧紧地握在一起。

  这下他全明白了。

  “砰!”

  豫王一拳重重地捶打在了手边的茶几上,震得茶几上的果盆都震了一震。

  想明白来龙去脉之后,豫王只觉得一阵憋闷,心口猛然缩紧,咬牙切齿道“好你个顾晨之!”

  顾晨之假意与他合作,又故意派王世越把这新型弓呈给他,而且,京城那边也是故意让他得到新型弓的图纸,顾晨之与朝廷一起合作,算计了自己,他们是以此来诱使自己用全豫州之力造了那万把弓。

  他费了那么多人力、物力与财力,结果却都是替别人作嫁衣裳!!

  豫王眸色阴沉。

  其实,早在石篷城那一战失利、顾照战死的时候,豫王其实就对顾晨之产生过怀疑,但是全被顾晨之来信推到了郁拂云身上。

  可那时候,他刚从京城拿到了新型弓的图纸,正惊叹于其精妙,觉得顾晨之如果是站在朝廷这边,应该不会把这新型弓献给自己,却不想顾晨之打得原来是这个主意。

  “父王,”这时,豫王世子迟疑着又道,“表舅父他……”他说的表舅父,指的正是东平伯方元德。

  “他多半是已经把命都丢在西疆了。”豫王沉声道。

  王世越不远千里来豫州,不仅是为了献弓,同时也是为了借由这新型弓诱导自己在没有准备充份的时候,就提前北伐。

  而自己因为新型弓的事,急了,也因此被牵着鼻子走,一步步都落入了圈套里。

  此刻,豫王再回想这次北伐步步受挫,虽然看似豫王军已经拿下几城,打到了奉阳城,但是,他们每一步都是付出了极为残酷的代价,豫王军伤亡惨重……

  而朝廷几乎都是以逸待劳,尤其是那郁拂云,他的次子顾照就死在了郁拂云手上!!

  局势如此不妙,本来豫王还想着只要熬到这一万新型弓制好,他们可以凭借新型弓逆转形势。

  没想到,从头到尾,这都是圈套!

  “砰!”

  豫王又往茶几上重重地捶了一下,心里更憋屈了。

  这时,又有一个中年将士急匆匆地来了,也是满头大汗,对着上首的豫王禀报“王爷,从西疆传来消息,端王世子顾晨之死了!”

  “据说,人是在五月就没了!”中年将士又补充了一句。

  五月?!

  豫王父子俩的脸色又变了一变,彼此对视着。

  那么,这段时日跟豫王书信往来的人到底是谁?!

  不是顾晨之还会有谁?

  恍如一道惊雷划过豫王心头,他霎时想到了。

  “难道是……顾泽之!?”

  豫王双眸瞪得老大,喉头泛起一阵腥甜。

  他又被骗了!

  这一刻,他终于想明白了,前后一些零星的碎片一瞬间全都串成了一条线。

  顾泽之带着妻子回西疆,根本就不是为了给端王敬茶,他怕是奉皇帝之命前往西疆,就是为了针对豫州。

  就连那个死了的顾晨之只怕都是他手中的棋子!

  狠,真是太狠了!

  所有人都被他玩弄在了股掌之上。

  “嗖!”

  这时,一道利箭突然自厅外墙头那幽暗的树影间射来,如闪电般划破空气,朝着正厅方向飞来。

  豫王世子也看到了那一箭,忙喊道“父王,小心!”

  豫王世子连忙护住豫王,下一瞬,就见那一箭从豫王的头顶上方险险地擦过,箭尖削下几缕发丝,发丝轻飘飘地打着转儿落在了地上。

  然后,那支羽箭“铮”地一下钉在了上方的匾额上。

  “父王,您没事吧?”豫王世子紧张地看着豫王。

  豫王挥了下手,面沉如水。

  正厅外,侍卫们紧张地喊了起来“有刺客,快抓刺客!”

  “有刺客行刺王爷!”

  整个府邸都随之喧嚣了起来,侍卫们从四面八方而来,有的如一堵墙一般护在正厅门口,有的点起火把,四下去追击那个刺客。

  厅外一片鸡飞狗跳,而厅内气氛冷凝。

  中年将士擦了擦额头的冷汗,抬眼朝那支射在匾额上的羽箭看去,双眸微微一张,“王爷,这箭上绑着一张字条!”

  中年将士踩上一把太师椅,将那支箭从上匾额上拔了下来,然后把羽箭上的字条解下来,呈给了豫王。

  豫王展开了那张字条,上面只写了短短一行字来日必报豫王赠弓之恩!

  这句话看在豫王眼里,极具嘲讽之意。

  像是又在他心口捅了一刀似的,眼前发黑,胸痛如绞。

  这一万把新型弓是耗费了豫州的大半资源,再也拿不出多一把了。

  顾泽之,可恨的顾泽之!!!

  豫王的眼睛一片血红,强忍着没有倒下,手里的那张字条从手中脱手而出,掉在了地上的茶水与碎瓷片间。

  “父王!”豫王世子扶着豫王,扬声喊道,“良医,快叫良医!”

  豫王捂着胸口,努力平复着心绪,眼神幽深,“本王没事。”

  他也不能有事!!

  豫王眸光锐利,浑身散发出一股势在必得的凌厉气息。

  现在的他已经退无可退,只有继续打下去。

  只要打下冀南的长青山脉这一带,以长青山脉易守难攻的优势,他就可以以此作为据点,让大军在这一带暂时休息,可以招兵买马,囤积粮草,让大军重振兴气。

  等大军稳固了战力后,再继续北伐。

  不像现在,大军这一路北上都不敢多有停留,生怕郁拂云反击,或者其它州的卫所派来援兵……

  豫王很快又振作起了精神,对着长子道“世子,这一仗一定要赢!”

  豫王世子也同样知道长青山脉一带对他们豫王府而言,事关重要,豫王军必须胜。

  “父王,”豫王世子扶着豫王在旁边的一把圈椅上坐下,沉声道,“最好郁拂云死守长青城,我定要把郁拂云斩于马下,为二弟报仇,以祭我豫王军的军旗。”

  豫王世子的这句话说得杀气腾腾,近乎宣誓,一脚重重地踩在地上的那张字条上,将之碾碎。

  此刻已经是三更天,府中依旧灯火通明,到处都是举着火把的豫王府侍卫在四处搜查刺客的下落,而此刻长青城的守备府也是亮如白昼,宛如白日般生机勃勃。

  那一万把复合弓于一个时辰前由西疆军押送到了长青城,此刻那一个个装满了复合弓的箱子从庭院中一直堆到了正厅中。

  “郁大将军,”一个着西疆军盔甲的方脸小将把一封信亲自呈给了郁拂云,“这是宸郡王令末将给大将军的亲笔书信。”

  郁拂云着一袭月白直裰坐在上首的太师椅上,神情复杂地接过了这封信。

  虽然到现在为止,郁拂云当年在北疆受的旧伤还没全好,皇帝本来是不放心郁拂云上战场的,是郁拂云主动向皇帝请命出战。

  对郁拂云来说,待在战场上,远比待在安逸的京城更舒坦。

  他自己主动请命,再加上有顾泽之帮着一起向皇帝说情,皇帝终于允了,命他为统帅,全权领兵。

  此时此刻,看着眼前这一箱箱的复合弓,郁拂云突然觉得自己这个主帅当得有点好像不太够格。

  豫州富庶,不仅是因为先帝临终前把皇家私库分给了豫王,也因为这些年来,豫州从未向朝廷交过赋税,所有的银子全部进了豫王的口袋。

  加之豫州这些年无灾无战,远比朝廷富庶的多。

  朝廷不似豫州,国库空虚,皇帝前些年就是拆东墙补西墙,直到这两年北疆太平了,才勉强休养生息,皇帝耗全国之力,用了一年,这也才配备了近万把复合弓,那肯定是远远不够的。

  所以,顾泽之就把主意打到了豫王头上,直接从豫王那里空手套白狼了?!

  顾泽之这家伙还真是够黑!

  郁拂云的唇角微微地翘了起来,眸子里熠熠生辉。

  这一万把复合弓给他麾下的将士们配上后,可以使他们的战力再上一台阶,这次守城也更有把握了。

  郁拂云一边想着,一边拆了封了红漆的信封,抽出其中的信纸,展开后,认真地看了起来。

  入目的是顾泽之熟悉的字迹,一手行书写得如行云流水,看着远比顾泽之的外表显得更肆意张扬。

  顾泽之的这封信也不过寥寥几行字,第一句就是让郁拂云务必要守满十天。

&em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穿成炮灰女配后和反派HE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鸿钧弟子修真传只为原作者临天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临天并收藏穿成炮灰女配后和反派HE了最新章节